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关学文献
关学人物传记文献(三):吕大钧
发布时间:2018-11-13   浏览次数:1732

吕和叔墓表

范育

元丰五年,岁次壬戌,六月癸酉,吕君和叔卒。九月乙巳,从葬骊山之趾先大夫之墓。其孤义山,请职以文。惟君明善至学,性之所得者,尽之于心,心之所知者,践之于身。妻子刑之,朋友信之,乡党宗之,可谓至诚敏德者矣。乃表其墓曰“诚德君子”,而系其身行云。

君讳大钧,字和叔,其先汲郡人。皇考鹄,赠司封员外郎。王考通,太常博士,赠兵部侍郎。考蕡,比部郎中,赠左谏议大夫。由兵部葬京兆之蓝田,故子孙为其县人焉。初,谏议学游未仕,教子六人,后五人相机登科,知名当世,其季贤而早死,缙绅士大夫传其家声,以为美谈。君其第三子也。中进士乙科,调秦州右司理参军,监延州折博务,改光禄寺丞,知耀州三原县。请代亲入蜀,移绵州巴西县。谏议致仕居里,君亦移疾不行。丞相韩公子华,宣抚陕西、河东,辟书写机密文字。府罢,移福州候官县。故相曾宣靖公镇京兆,荐泾阳县,皆不赴。丁谏议忧,服除,独家居讲道数年。仲兄龙图阁待制大防,请监凤翔府造船务,君起就之。官制改,为宣议郎。会诏伐西夏,鄜延路转运司檄君从事,法为可辞,使者请于朝,君亦以礼际善而得行,乃往从。君亦尽力,不苟以避,使者愈贤之,荐为管勾文字。数月,感疾,卒于延州官舍。享年五十有二。

君性纯厚易直,强明正亮,所行不二于心,所知不二于行。其学以孔子下学上达之心立其志,以孟子集义之功养其德,以颜子克己复礼之用厉其行,其要归之诚明不息,不为众人沮之而疑,小辨夺之而屈,势利刼之而回,知力穷之而止。其自任以圣贤之重如此。

盖大学之教,不明于世者千五百年。先是,扶风张先生子厚闻而知之,而学者未知信也。君于先生为同年友,一言而契,往执弟子礼问焉。君谓:“始学必先行其所知而己。若夫道性命之际,正惟躬行礼义,久则至焉。”先生以谓:“学不造约,虽劳而艰于进德。”且谓:“君勉之,当自悟。”君乃信己不疑,设其义,陈其数,倡而行之,将以抗横流,继绝学,毅然不恤人之非间己也。先生亦叹其勇为不可及。始居谏议丧,衰麻敛丧祭之事,悉捐俗习事尚,一仿诸礼。后乃寖行于冠昏饮酒相见庆吊之间。其文节粲然可观,人人皆识其义,相与起好矜行,一朝知礼义之可贵。久之,君之志既克少施,而于趣时求中,未能沛然不疑,然后信先生之学,本末不可踰,以造约为先务矣。先生既殁,君益修明其学,援是道推之以善俗,且必于吾身亲见之。既而曰:“有命,不得于今,必得于后世。”其始讲修先生之法曰:“如有用我者,举而错之而己。”既又知夫君子之德不存焉,虽不信而不悔。始也急于行,既乃至而不迫,优游乎道之可乐;始也严于率人,既乃和而不解,使学者趍而不厌。呜呼!非持久不己,孰能与于此?君疾,命扫室正席,默坐,问者至,语未终而殁。其徒闻疾,或自家于官所,及讣至,相率迎其丧,远至数十里,贫者位于别馆哭之。卒时,夫人种氏治其丧,如君所以治谏议之丧。其孤既葬而祭于家,必以礼。

呜呼!死生之际,安而不惑,可以见养之至。道行乎妻子,善信乎朋友乡党,可以见诚之感。君与人语,必因其所可及而喻诸义,治经说德于身践而心解。其文章不作于无用,尝譔次井田兵制为图籍,按之易易。大臣有荐官邸教授者,法当献文,君上《天下为一家中国一人赋》,推是道也,忾乎天下矣。

君始娶马氏,再娶种氏夫人也。子义山,能传其父之学。孙男麟、愈、舟,女一。

呜呼!仲尼七十而变化不息,颜子短命,未见其止,曾子老而德优。先生有言:“乐正子与舜同术,顾其行有未至。”至若君子之术,与圣人同,其至足以观之,惜乎不得见其老,放乎致极,以立乎圣人之门。一朝之遇,措乎天下国家,乃中身而止矣。呜呼!君之自信其所行,以致其所及,可为众人道者也。若信诸己而知乎天者,则又非众人之所可知,必有君子而知君者矣。安得孔子之门人与论君之德者乎?

 

(魏冬录自吕祖谦《皇朝文鉴》卷一四五)


西北大学关学研究院版权所有

地址:陕西省西安市碑林区太白北路229号  邮编:710069

电话(传真):029-88302493  Email:xdxs@nwu.edu.cn